30. 殷绯—目标

《她与刀红[悬疑]》全本免费阅读

许苑别开眼睛,说:“不。”

“许苑,”殷绯喊她,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要是豁出去,确实可以去杀了他,可是在那之后,你要怎么活呢?为他赔上自己的未来,很值吗?”

许苑抿着嘴唇。

殷绯又道:“雁江不是没死过人,就这么一个小地方,你知道每年还要发生多少案件吗?”

魏哥关系广,哪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消息,阿明也会知道。

阿明经常给他们说这些。

红刀子进白刀子出,那是最简单的一种。

有的借刀杀人,栽赃嫁祸。有的就利用对方的不良嗜好,赤条条地死在宾馆里,家里人都不好意思去报案。雇凶的,找人顶罪的。每个凶手都想尽办法给自己找退路,但没谁真能过得好。

殷绯不打算再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了,点烟抽了一口,往前两步,回头问许苑:“走不走?”

许苑看着她手里明明灭灭细长的香烟,说:“可不可以给我一根?”

她眼神显得有点固执,可能真的需要一个出口宣泄。

殷绯其实不爱抽烟,也完全没有烟瘾。

学会抽烟,也只是为了分辨不同品牌的真伪的味道。

殷绯道:“不可以。”

然后把烟头无情地按灭在栏杆上,丢进河中。

细长的一根白色香烟翻滚着掉下去,转眼间就看不见了。

许苑沉默了一瞬,收回手,跟在殷绯身后安静地走。

宾馆的钱是殷绯付的,房间不算大,但还勉强干净。

殷绯把包往床头一丢,洗漱完了之后没再管她,倒下睡觉。

第二天早上她得赶早班车。

七点的车,殷绯闹钟调到六点四十,反正昨晚和衣睡的,洗个脸就能出门。

结果六点出头的时候,她听见房里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好像许苑起来了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天还没亮,只有遮光窗帘的缝隙里透出一点点的薄蓝的光,殷绯眯着眼睛,问她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许苑说:“出去买点东西。”

殷绯“哦”了一声,重新钻回被窝里。

等闹钟响的时候,殷绯爬起来,突然闻见房间里一股食物的香味。

定睛一看,桌上摆着豆浆和小笼包,还冒着热气。

殷绯诧异道:“你买的?”

许苑点头。

殷绯指着自己:“买给我的?”

许苑“嗯”了一声。

殷绯简直有点惊讶了。

她没推辞,拿过来一边吃一边问许苑:“那你回去吗?”

许苑摇头。

殷绯心里对许苑能不能自己生存下去略有质疑,但这毕竟是人家自己的选择,她也不爱多管闲事。

殷绯吸着豆浆,许苑从兜里又拿出一个东西,推在桌上给她。

殷绯忙着看手机上的信息,没注意。

过了片刻,发现手背上有些冰凉。

她低头看,自己手上被挤了一管白色乳液,不知道是护手霜还是什么。

殷绯哎了一声,正想说这玩意儿一出汗就滑溜,不爱涂这个。

许苑就开口道:“你昨天把橡胶手套给我用,手上干裂口子了。”

这味道像栀子花,不刺鼻,幽幽的清香。

殷绯说:“行吧。”

随手抹了两下把它涂开。

那天许苑没跟她回来,也没告诉殷绯之后的打算。

许苑没要她的钱,临走前殷绯买了一张电话卡给许苑,然后把手机留给了她,算是好事做到底。

“要是实在不行就打电话给我。”殷绯道。

殷绯又拿了张纸出来,把铅笔递给许苑,补充道:“然后你给我打张欠条,手机之后得还我,所以记得回来。”

回去之后,无论是许苑家里人,还是同学、老师都没来找过殷绯。

没人知道那天她们遇见过。

唯一的变化,就是殷绯回来的时候兜里多了一管栀子花味道的护手霜,换了一个新手机。

下星期,许苑没有回来。

殷绯本来以为学校会给文艺汇演上那个视频的一个解释,特地没有翘掉周一早上的全校讲话。

结果出乎殷绯的意料。

主任对那个视频含糊其辞,然后重点批评了带打火机和香烟在学校纵火的学生——虽然他们并没有在一片混乱之中发现究竟是谁。

主任在上面讲话的时候,殷绯感受到斜后方一道视线正盯着她。

她转过头去,看见杨浩。

贼心不死吗?殷绯冲他冷笑了一下。

就算她现在把打火机拿出来又怎么样,他有胆子举手吗?

殷绯这么想着,伸手去裤兜里掏,结果竟然掏了个空。

掉了?

她的口袋并不是浅口袋,殷绯突然想起什么,回去的时候她把丢在书包里那包烟带进厕所,关上隔间数了数。

这包烟是新开的,她只昨晚动过一根,结果现在能一眼看出整齐排列的香烟中少了两根。

殷绯想到那天许苑在桥上,向自己伸出的手。

宾馆的那天早上,可能许苑悄悄拿走了打火机和一根烟。

她心里始终对许苑在西河的生活状况有个问号,但学校里没有任何风声。

殷绯又想,许苑或许真的在西河找了个兼职,散散心,之后还会回来。

没想到的是,她会在魏哥嘴里听到许苑的名字。

放学她去找魏哥和阿明他们交货的时候,他们还是在皇庭唱歌。

如同往常那样,交了货,殷绯开了一瓶橙子汽水,在那坐了一会儿。

魏哥唱完喝了一口酒,过来问她:“小殷,我记得你是雁江三中的?”

她点头,魏哥又道:“你知道你们学校有个叫许苑的学生不?跟你一个年级。”

她心里跳了一下,问魏哥:“知道,怎么了?”

魏哥道:“听说你们学校文艺汇演的时候,她出了件大新闻,你知道是咋回事不?”

她摇头,说:“不知道,那天体育馆就一下子黑了,乱得很。”

魏哥又问:“那她是没来学校了吧?”

殷绯跟了魏途几个月,已经有些熟悉魏哥说话习惯了。

他上次这么向他们打听的时候,是美食街有个欠了高利贷跑路的人。

据殷绯所知,不久后那个人莫名失踪了。

殷绯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,有人在找许苑。

她道:“她不来最好。”

魏哥问:“你们有过节?”

殷绯露出一个嫌恶的

推荐阅读:

完美星辰 远古春风一刻暖 不要找我谈恋爱 带着基地回大唐 正德大帝 废太子在七零吃瓜看戏 吞天龙帝 木遁加写轮眼,你让我去当辅助?姜平 直播!我在玄幻世界的修仙日常李玄夜夜紫烟 封玄澈云昭昭燕云台 无敌军宠,娇妻诱人 被退婚后我嫁给了年代文大佬 无敌中场 傲娇小神医 重返2002:自由系巨星 钱江飞乔丹癞蛤蟆穿披风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 大佬马甲被爆,全京圈都炸了 数据生物观察日记 错惹偏执:总裁,少爷是慕小姐的孩子! 夫人她以德服人 在幼儿园当大厨养崽[美食] 青梅,你的竹马求抱抱 极乐天王 星际苍茫 唐门贵女 重生狂后:腹黑帝尊,强势宠 疯狂大反派 白手起家之后被大佬盯上了 科技文明入侵者 超级弃婿 重生后我终于做回女儿身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